请让我去画画

我喜欢风纪和族风纪
可是我画不好写不好我能怎么办

我是个废的画手,所以来画表情包(不你)

我还能怎么办
我也很绝望啊
补句话:我无心恋你,却与你相伴左右

[梅雨茶](一发向)无心

  ~( ̄▽ ̄~)~承诺给大家的文章,梅雨茶的!
  注意:ooc 有,是无个性社会,而且是好学生梅雨和风纪委员茶。he ,小甜饼!我的人称可能比较奇怪,大家容忍一下…渣渣文笔轻喷,生子轻微表现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变得那么关注御茶子酱?
   是从看到她喂流浪猫那一天开始,还是从看到她认真学习,认真纠正风纪的那一天起?
   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蛙吹开始变得奇怪了。
   蛙吹开始变得上课走神了,甚至因为走神还被相泽老师叫去喝茶;她开始从冷静沉着的那个好学生,变成了一个经常发呆,有点迟钝的好学生;她甚至开始会妄想了,妄想她和丽日同学互相依偎的场景。她之前从不想有关恋爱的任何事情;而如今,她只希望能和丽日御茶子在一起。
    于是在几周的挣扎以后,蛙吹梅雨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——向丽日御茶子表白(再不表白自己也会半神经吧)。
   准备表白的当天早上,梅雨就遇见了御茶子。
   “御…御茶子酱!早上好!”梅雨紧张的稍微结巴了一下,不过好在还是成功的顺下一整句话。
    “啊!梅雨酱!”御茶子也高兴的回答了她。
   这个时候,要不要表白呢?会不会太草率了?梅雨的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。而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——上课铃响了。
   表白失败,一番目。
   第二节课下课了,梅雨又准备表白的时候,绿谷出久过去了,然后饭田也过去了,梅雨皱皱眉头,还是决定不去了。
   表白失败,二番目。
   中午吃饭,人太多,梅雨退缩了。
   _(:з」∠)_……计数君已经不想说话了。
   时间就这样无情的流逝到了下午放学,正巧御茶子今天晚走,梅雨就邀请她一起回家。
   在路上,梅雨一言不发,内心依旧是不停的斗争着:表白,还是不表白。有几次她都想开口了,但是心底的忧虑再次发作:如果表白了,她拒绝了,那不就连朋友也没得做了吗?别说做不了朋友,也有可能被讨厌……
   “梅雨酱”御茶子看到这奇怪的气氛,首先开了口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
   “啊!御茶子酱…没什么…也不对,我其实…”梅雨犹豫再三,终于还是开了口,“我喜欢你…!御茶子酱!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好啦,故事讲完了,快去睡吧。”
“唉~!我还想听更多妈妈两个人之间的故事啦!”
“不要让御茶子妈妈为难哦,快去睡吧。”
_(:з」∠)_the  end

这个cp 没有人吃,回言回
以后会产,不好吃轻喷吧…

[族风纪]6.01短篇 [甜向]

6.01儿童节送给族风纪的小短篇
重度ooc,祝食用愉快~(其实是昨天写的)



   “兄弟…你看!不满十八周岁都是儿童呢!”6.01这天,石丸突然一反往日对恋人严肃的态度,吵着说要去游乐园过儿童节。大和田想说些什么,但最终没有再多说话,而是拉着石丸的手走向了门外的摩托车。
  “上来吧,我带你去就是了。”对石丸突然的强烈意愿,他也不敢再多说——
  过一会如果再出现异常,就去精神科;平常的石丸,别说撒娇去游乐园了,连玩都不会,今天这是怎么了?
  就这么心不在焉的开车到了游乐园,大和田无奈的笑了笑,而石丸却一脸又坚决又兴奋的样子,这种举措更加让他感到不解。
   到了游乐园里,石丸转了一会,突然拿出一张纸条,然后认真的看了一会。大和田很想凑上去看看是什么,但是马上就被石丸发现并推开了。“呜哇!等一下…这张纸条…兄弟你不能看啊啊啊啊——!”
   “???”大和田满脸黑人问号,刚准备向石丸吐露满肚子的疑问,就被拽去坐了过山车。
  “兄弟,我有点害怕啊……”石丸在过山车快启动时,说了这么一句,然后剩下的五分钟,满脸的黑线并且沉默不语。“我说啊,为什么害怕还要去啊?”大和田的脸上毫无变化,大概是因为飙车多年的原因吧。
  “那…那是计划……”石丸叹了一口气,把纸条交给了大和田。
  《约会步骤》?
  “兄弟…自从你表完白以后,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…”石丸低下了头,手紧紧的抓着衣服的一角,一脸做错事的孩子的样子。
  “噗…早说嘛,走,我今天奉陪到底!”
  “哦哦哦哦哦哦哦——!太好了!我们走吧!”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6.01快乐(づ ●─● )づ

这几天挤出来的时间摸的死鱼…苗木那么好,我画不出万分之一

不听不听,死鱼念经
233画了一只高中的大神樱_(:_」∠)_
今天也在潜水,我要睡了,拜~
(我的画没有任何长进,别期待2333)

啊开学了。(悲伤)
以后只能到再放假接着浪了吗?!

40赞的黑历史,拿好啊

(背景原创向)冥府事件簿
每个人死了,都会有灵魂。
事件簿为你讲述灵魂们的自白。
今天,听听风纪委员是怎么说的吧。
********************分割线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 注意事项*:1.族风纪避雷注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 00c有  可以接受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「我叫石丸清多夏。」
   「生平理想很伟大呢,可惜…」
   「父亲是一名警察。因为是祖父的儿子而被人骂成“贪官的儿子当什么警察”。」
   「我啊,超级讨厌“天才”这个词呢。毕竟…曾经引以为傲的祖父就是个天才啊。最后还是因为利欲熏心被撤下台了呢;死之后,家里又因为他多出巨额债款,本就不太富裕的家遭受了一次重创。」
   「怎么说呢,在这之后我把自己束缚了起来,变成了一个“品行兼优”的好学生。把“贪官的孙子”这件事撤出人们的脑海。」
   「嘛,算是挺圆满的“前半生”吧。」
   「然而我凭借努力进入希望峰学院的第二年,人类史上发生了“最大最恶劣的事件”。不得已我们把自己囚禁了起来。」
   「而这时,我的内心已经被一个自由的人感染了。他叫大和田纹土,是个暴走族。曾经和我一样被人鄙视。当然,他那时依旧不被人看好。」
   「这种囚禁我倒是习惯得不得了,他可受不了。我经常管束他的一举一动,同时被他感染。」
   「但是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,我们16个人被其中两个“绝望”的人彻底地控制了。」
   「那两个人让我们自相残杀。」
   「不久,兄弟…不,大和田君他…就杀了个人…然后他也死掉了。我看到了他的刑罚和死状,消极了好几天。」
   「称呼为什么改变?我不想再和生前一样了。这个世界里,就让我和他永远的在一起吧。(笑)」
   「之后,我就也死掉了。对,这就是我的一生。没有了。」
   「遗憾?我没有向一个人表白,我没有能活下去,没有要问的了吧,我要回去了。时间到了。再见。」
  哦…抱歉,风纪委死了也是很守时呢,下一次,想问谁呢?
………………目前这个手机上只有这个黑历史我也很绝望啊qnq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希望别怪我短小…早期作品都这样啊qnq
浪的飞起xp

「族风纪」「假刀」yellow rose

   注意:黄玫瑰花语好像是凋零的爱(反正就差不多吧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吸血鬼纹土×普通人清多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背锅者,江之岛盾子也(滚
            ooc严重  ok?→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身后的血猎没有发现他,他趁机溜走了。
   “快!那边的,把他抬到治疗室去!”
   身上的鞭伤隐隐作痛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。此时此刻,只能听到进门后那几个吸血鬼同胞的喊叫。
   ----
   再睁开眼,已经躺在床上了。旁边的烛火一晃一晃的,让人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。
   “嘶--!”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纹土,没有料到身上的鞭伤依旧没有恢复--平常的鞭伤都很容易恢复的。
   “啊…大和田君你醒了吗?”顺着声音的来源,他看到了在治疗室黑暗角落里的不二咲千寻。“这次的伤没有两天是不会好的…所以尽量不要下床走动哦。”说完,不二咲就推门出去了。
   为什么…为什么要那么长的时间?算了…眼皮好沉重啊。休息一会吧。这么想着,纹土合上了眼睛。他死都不会想到,醒来以后,他的生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   “你没事吧?喂喂?”
   好像不是不二咲了,不过应该是别的吸血鬼来看他了吧。但是再睁开眼,他看到的是一双红色的眸子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忽略对方身上人血的香气,认为他一定是新来的同胞。
   “你是…”干涸的嘴唇吐出两个字,迷茫的神情明显的说明他对现状毫不知情。“啊,我叫石丸清多夏!你好!我在一个吸血鬼的城堡废墟里发现你了,就把你抬回来了…”一身朴素的衣着,白皙的皮肤和不是很干净的居住环境…这是一个普通人。但是,他刚才是不是说了…城堡废墟?
   等等。废墟?
   一道白光划过纹土的大脑。他明白,血猎已经把除他之外的所有吸血鬼全部赶尽杀绝了。起因全都是因为一个饿到极点的吸血鬼,咬了一个公爵一口;后来,人类女王下令杀掉所有吸血鬼。那座城堡,是下令一年后残存吸血鬼的据点,会被发现十有八九是因为他的血腥味为血猎指明了方向…
   “混蛋!”纹土突然坐了起来,一拳砸在墙上。
    “呜啊!你怎么了?”清多夏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   “没什么…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纹土瞥了他一眼,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。“嗯…我知道啦,你是吸血鬼对不对?那个公爵是个暴君,咬他的那个明明就是被他虐待的一个骑士,他竟然也能面无表情地杀掉…要知道,最近这几年的吸血鬼都是吸食动物的血为生的,要不是因为他给的血实在少的可怜,那个吸血鬼也不可能咬他!我们这几年受尽了这个暴君的压榨…可是因为他是女王的表弟,他竟然什么事都没有…那个女王,也不是什么好人…”刚刚还笑着的清多夏,话突然多了起来,神情也痛苦了起来,拳头被攥出青筋,全身都在颤抖着。仅仅20岁,他承受了一切不该承受的痛苦。
   纹土没有再多说话,静静的起身,拍了拍他的肩,然后走出了门外。但是,吸血鬼见到阳光就会受伤,于是他再一次昏迷了过去。
   “你没事吧!快醒醒!”身体在被某个人剧烈地晃动,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…
   “咳咳!”纹土咳出一口血,想到吸血鬼里只剩下自己,无力的躺在床上,流下生平第一滴眼泪。
   “醒了…唉!?你怎么了…”清多夏看到他哭了,慌张的不知该干什么。纹土没有回答,默默地站了起来,然后,他抱住了这个屋子里除他外唯一一个人,“都是我没用…见习阶段跑出去拖别人的后腿,害死了所有人…”接下来的半个小时,纹土就那样抱着他哭,清多夏一动不动,就那样任他抱着。
   我…会护好你的,这也不是你的错,都是这个乱世的错,不是吗。清多夏下定了决心,决心和这个乱世作对。他决定护好这个吸血鬼,哪怕最后因为他死去。这都是为了推翻那种残暴的统治。他此刻的目的,只有这一个。
   但是,上天从来不近人情。吸血鬼的血腥味,血猎是可以感知的。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「城堡废墟东南方向10公里外」
   血族,并不是只剩下一个纹土的。还有一个,从死里逃出来的不二咲千寻。他亲眼见到了平日里十几名好朋友的死亡,神智已经不甚清晰了。
   “不…一定还有一个人活着…对啊!我没有看到大和田君死掉…咦?这个味道,是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今天,是大和田纹土第一次见女王--江之岛盾子,和皇家血猎团团长战刃骸。也是最后一次了。为了庆祝吸血鬼被全歼,女王直接对纹土处刑。
   “各位,今天的处刑,是为了庆祝我们的敌对种族全灭,让我们欢呼吧!”站在台上的女王笑容可掬,却让台下的所有普通人都畏惧不已。包括清多夏和他的父母。
   刚想保护的人,转瞬间就迎来死亡,为什么?
   台下,还有一个隐藏了气息的不二咲,他没有露出任何悲伤或迷茫的神色,就仿佛麻木了。
   “那么,特别的刑罚,马上就开始啦--!”话音未落,在树荫下的纹土,立刻被转移到阳光下,皮肤一点一点的被灼烧,撕裂。他想昏过去,但是马上就会被打醒,他在清醒的状态下,忍受着凌迟般的痛苦。
   “不好了--!那边着火了!快!所有人撤离!”突然,现场火光大作,所有人作鸟兽散。王族们都撤离了,只剩下树林里火光一片。
   清多夏没有走,他跑到奄奄一息的纹土身边,把他拖到了树荫里。
   眼泪,一滴一滴地滴在纹土的脸上,清多夏让纹土躺在他的腿上。膝枕本来放在平常是一件看上去不错的事情,怎么这时候,偏偏眼泪就止不住了呢。
   “至少死在一起吧…”清多夏悄悄地说了一句。
   “不值得啊…”“我说值得就值得。”清多夏拖着哭腔回答了一句。他看着大和田身上斑驳的伤痕,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掉下来;而看着越来越逼近的火光,却再也没有了感受,他反而认为这是一件好事。
   我的内心,是不是对你感受已经不单纯的是反抗乱世的工具,是不是,已经…
   “我…喜欢你。”“是吗,死之前值了。”
   两个人都笑了,笑的真开心。
  火,蔓延到了两个人的身边。
  有什么凋零了。有什么盛开了。
  红玫瑰凋零了,黄玫瑰盛开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end…?
(放屁,我说过这是个假刀吧)
………………回血包注意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 这场大火,是不二咲放的,在生死存亡的关头,不二咲出现了。
   从此,这三个人以死亡的结局出现在历史上,但是真正的结局,却是活着呢。
   历史的可信性,又低了一点呢。(笑)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……………
   turend.
   假刀结局成功(笑的像智障)
   让盾子背锅我很开心(皮)